厦门眼科中心赵堪兴教授谈我国斜视与小儿眼科发展现状

时间:2021-06-08 16:43来源:未知编辑:yy浏览:

【文章导读】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赵堪兴教授近50年多来, 一直活跃在眼科临床、教学、科研、防盲和管理一线。他为推动我国眼科学、斜视与小儿眼科学的发展和视光学高等教育做了大量卓

  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赵堪兴教授近50年多来, 一直活跃在眼科临床、教学、科研、防盲和管理一线。他为推动我国眼科学、斜视与小儿眼科学的发展和视光学高等教育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并为促进中美两国视光学教育、斜视与小儿眼科专科医师培训的合作与交流、推动我国眼科学和视光学高等教育改革作了大量基础性、前瞻性工作,取得了标志性成果。厦门眼科中心赵堪兴教授为我国小儿眼科医师的培养投入了无数的日日夜夜,用自己的智慧和心力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小儿眼科医师。
 
 
  厦门眼科中心赵堪兴教授说:”在众多文件中,对儿童视力筛查、建立屈光档案提出了明确的指导意见。中国儿童、幼儿早期的视力筛查,得到的重视,这让国外眼科同仁非常羡慕。这是国内眼科同道们,特别是斜视和小儿眼科的同道、专家们和政府有关方面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沟通,他们发挥了很大作用。
 
  小儿眼科学是眼科学的重要分支,是相对独立的眼科学的亚专科。小儿眼科学也是儿科学范畴的重要学科,是研究、诊断、治疗视觉系统及附属器官在生长发育过程中的先天性及获得性疾病的学科。是防治儿童盲的重要学科,大家知道儿童盲,盲龄长,在防盲工作中,儿童盲具有特殊意义。”
 
  ”国外有一句名言:‘儿童不是小号的成人’(Children are not small adults),所以小儿眼科学也不是成人眼科学的缩小版,它具有自己的特征和规律。“厦门眼科中心赵堪兴教授表示。
 
  小儿眼科的工作主要涵盖四个方面:
 
  D一,儿童斜视、弱视;第二,屈光不正,特别是青少年的近视防控。在国外,视光学(Primery Eye Care)是专门承担初级眼保健这项工作的。近视现在是我国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同时弱视在国际上也是公共卫生问题。
 
  第三,眼球及附属器各类儿童眼病。有些眼病虽然患病率很低,但是它们是重要的致盲眼病:像ROP、RB、RP、家渗、先白、先青等等。所以它们应该是防盲的重点,也是小儿眼科的重点。
 
  第四,儿童眼保健。它是近年来新兴的,可以更多、更好地面向基层儿童眼健康工作。
 
  厦门眼科中心赵堪兴教授总结了过去20多年本领域取得的主要成绩有:
 
  1、国外眼外肌Pulley结构的发现和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国内也迅速跟进,使得临床对眼外肌有了全新的认识。其中包括高度近视引起的限制性斜视手术治疗,以及在Pulley概念指导下对各种外伤包括手术创伤引起的肌肉脱失的处理,可以恢复眼位、恢复功能等等。
 
  2、由于眼科影像诊断技术的进步再加上遗传学研究和神经病理学研究揭开了先天遗传性异常神经支配眼病(CCDDs)之谜。
 
  3、儿童视觉发育规律的研究促进了弱视诊治精准化,学龄前儿童不同年龄的正常视力得到了共识,因此就避免了很多学前儿童弱视的误诊误治。
 
  4、另外先天性白内障的早期手术,应该在2个月内就完成,同时又要避免并发症,这就给手术医生带来了很大的挑战。由于在视觉发育关键期内及时去除了剥夺因素,切实提高了先天性白内障患儿术后弱视治疗的效果。
 
  5、化学去神经药物(肉毒素A)在国内治疗斜视上也得到了推广。
 
  6、黎晓新教授牵头制定的ROP共识,促进了ROP筛查及防治,大大降低了致盲率。
 
  7、在范先群教授、赵军阳教授等专家的共同努力下,Rb的治疗更加精准,从保命到保眼到现在的保视力,获得很大的进步。
 
  8、在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方面,2008年开始中国斜视与小儿眼科学组与美国斜视与小儿眼科学会设立了专业人才联合培养项目(AAPOS-TJEH),连续12年培养了一批高水平人才。目前该模式成为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培训模式。


扫描二维码关注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微信